這兩天, 蔡健13歲的女兒向他提出了抗議:爸爸,你現在對我越來越凶了。這話讓蔡健很心虛。
  他知道,這都是工作鬧的,自從到了警務站,壓力變大了,事情總也做不完。有些壞情緒被他帶回了家。
  蔡健是湖州市公安局開發區分局的鳳凰警務站站長。這個警務站成立於2012年5月,當時是浙江全省第一家24小時開放的街面警務站。它承擔的任務五花八門:接警處警、 治安巡控、糾紛調解、交通管理……簡單來說,有什麼困難都可以找它。
  對蔡健和他的同事們來說,這就意味著每天要處理各種七零八碎的瑣事,小到小區化糞池堵了,大到誰家孩子丟了,一些看起來像是分外的事,也成了分內事。
  講一件蔡健曾經處理的事,你就明白了。
  去年有段時間,鳳凰一區小區里有五六盞路燈壞了,一直沒人來修,居民就想到了警務室,路燈不亮,偷盜會多發,行走也不方便,群眾的事無小事,你們怎麼不來管?
  蔡健傻了:這事兒有點冤啊,路燈不歸警察管啊,但群眾的事無小事,既然反映到警務站了,那就一定要接下。
  要修燈先要找到主管單位,蔡健跑到電力部門一問,對方說這幾盞燈和他們沒關係,要找公共事業管理處。可公共事業管理處答覆說,老小區改造之後,路燈已經移交給移動公司了。蔡健又找到了移動公司。幾天后,移動公司派人到小區一查看,發現是路燈的線路壞了,可線路又不歸他們管。
  一來一去,一個多星期就過去了。蔡健有些上火了,居民們都眼巴巴看著呢,萬一真因為這個,到時發生盜竊,或者傷了人,那真是小事變大事了。“警務站就在小區邊,出來進去,大家問起來,我怎麼回答呢?”
  蔡健跑上門去跟移動公司商量能不能破個例幫忙修一下,自己也覺得挺沒底氣,“但談了幾次,最後他們還是答應了,也算是相互體諒。”
  本來不是警務站的事,但蔡健他們攬下了,搭進時間和精力不說,最後還要講講人情。基層的工作就是這樣,細碎,繁瑣又糾結,所以蔡健有時候會焦慮,這種情緒又不能帶到工作上,一不小心就被帶回了家裡。
  不過,路燈通電了,再見到居民,蔡健就有了底氣:“大伯,今天晚上出門不用摸黑了。”對方回答說:“恩,你們做事靠得牢的”。就這平平淡淡的一句,蔡健就覺得挺值。
  這麼做的不止蔡健一個人,湖州市公安局湖州經濟技術開發區分局龍溪派出所副所長沈雲峰同樣如此。
  他碰到過這麼一件事,兩戶人家都是外來務工的,因為孩子起了衝突,雙方各自召集老鄉打架,各有所傷。這案子如果按程序走,就是筆錄、取證、驗傷,然後公檢法走一趟。但沈雲峰沒有這樣做,而是拉著兩撥人做起了調解。
  沈雲峰的想法是,不調解,結果就是有人要刑事拘留,檔案免不了留一筆,“要是想當個兵或者做什麼,政審都過不了,何必呢。”他就當了這個和事佬,“最後總算做通了工作,他們冷靜下來後也覺得我有道理。”
  (原標題:“不務正業”的蔡健警官:把分外事辦成分內事)
創作者介紹

新電視

ug72ugiex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