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蘭的電影慣於標新立異,從記憶的碎片到致命的魔術,從五重的造夢空間再到如今的《星際穿越》,無論是題材敘事還是互文性,都彰顯出諾蘭與眾不同的創意與追求,即便是更商業化的“蝙蝠俠”,也只是借助忍術和科技的翅膀飛翔、是普通人戰勝恐懼後的強大,與那些天生異能、或後天變異的超級英雄“不是一類人”。諾蘭做電影寧可劍走偏鋒,在刀尖上跳舞,也不走尋常路。
  在《星際穿越》中,諾蘭再啃硬骨頭,挑戰硬科幻題材。硬科幻電影是建立在理性思維和對自然真理“窮追猛打”的科學精神之上的。在科幻電影發展歷程中,真正能經得起時間考驗、併在觀眾中形成較大影響的硬科幻片少之又少。大師羅伯特·懷斯的《星際迷航記:無限太空》,“巨導”羅伯特·澤米基斯的《超時空接觸》都沒能成為經典。如今的科幻電影,更是軟科幻的天下,這類電影借助一點科學知識來講故事,或許還可以探討點社會學、哲學甚至神學問題,但就是不能在科學性上較真。其中還有像《超體》這樣的、建立在人腦開發“偽命題”基礎之上的科幻片。
  諾蘭“不信邪”、對自己“夠狠”,在趟過了《盜夢空間》波濤洶涌的思辨河流後,又邁向了壁立千仞的理性山峰。《星際穿越》里,重力異常、蟲洞、黑洞、相對論、量子力學、五維空間……幾乎涉獵了普通觀眾對天體物理學的所有認知領域。諾蘭的挑戰不僅讓硬科幻片“鹹魚翻身”,也引發觀眾對太空探索及相關知識的再次關註和討論熱情。
  在《星際穿越》里,諾蘭一如既往地“遠離”愛情。有人說諾蘭電影不擅長表現愛情,其實,是諾蘭不擅長表現愛情,還是不願意“隨打流”?值得考慮。《星際穿越》里,諾蘭講的是父女情,用的卻不是一般套路,而是穿越了時空、是“年輕”的父親看著年邁的女兒老去,這段父女情簡單卻不乏感人的情節細節:當父親決定去太空、開車離家的途中,他掀起副駕駛座上的毯子,下麵已沒有了曾執意跟隨他而藏在裡面的女兒;當父親在米勒星球逃過一劫用去了幾個小時,人間已逝去了23年,父親從發來的視頻里看到了兒女的成長而淚流滿面,對感情如此細膩敏感的諾蘭,怎會不擅長講愛情?只是愛情對於如今的眾多類型片而言,早已不再是添加元素,而成了“半壁江山”,愛情雖然美好,但也經不起濫用,也許只有與眾不同才是諾蘭感興趣的。
  《星際穿越》致敬了庫布里克的《2001天空漫游》,同是太空探索,同是為人類尋找歸宿,機器人塔斯也儼然是《2001太空漫游》里神秘的宇宙黑石和超能電腦HAL9000的合體與變異。但時代不同了,諾蘭不會像庫布里克那樣對舊好萊塢科幻電影“以毒攻毒”,走向另一個極致,他企及不了庫布里克的獨立精神,一如《星際穿越》里父親在五維空間里對女兒的觸不可及;諾蘭的致敬,更像是一種“敬而遠之”,他對接的其實是“新好萊塢”之後,由《星球大戰》、《超人》、《異形》等科幻大片開創的藝術和商業之間不偏不倚的中庸之境。
  諾蘭是不可能無視票房和觀眾感受的,《星際穿越》里的“拋棄地球”和濫俗的“拯救地球”也只隔著一層“窗戶紙”,好萊塢的價值觀和個人英雄主義還在,只是柔性隱秘了些;諾蘭不會背離好萊塢的方向,諾蘭的羅馬也還是好萊塢的羅馬,不過面對條條大道,諾蘭一貫不走尋常路,還是給商業的好萊塢帶來了難得一見的清新氣息。
  文/史興慶
  
  (辣味時評,一掃就行!歡迎各位親愛的作者關註紅辣椒評論官方微信!同時官方微信平臺將不斷推薦展示優秀作者!)  (原標題:《星際穿越》,諾蘭不走尋常路)
創作者介紹

新電視

ug72ugiex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